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忠忠博客

快乐每一天,幸福到永远!

 
 
 

日志

 
 
关于我

本人属龙,七岁练武,文革耽误,没读啥书。稀里糊涂,离开父母,怀揣宝书,插队落户。脸朝红土,受罪餓肚,十年漫途,病退回沪。顶替老母,转当工人,为党工作,为民服务。历尽千辛,吃遍万苦,灯油将尽,退休享福。

网易考拉推荐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2012-06-11 16:32:54|  分类: 博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框现成模板极品(4) 200 - 好朋友 - 好朋友博客边框现成模板极品(4) 200 - 好朋友 - 好朋友博客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老天真会作弄人啊,行车路线竟然走四川北路海伦西路口!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老北站4号站台上送行的人群挤得黑压压的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每个车窗下围着二三十个来送行的人,都在不停地和车上的人交谈着。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一)人生在世最痛苦的莫过于生离死别,而生离相比较死别来讲更让人难以忘怀。1969年3月4日,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我将告别父母踏上一条铺着千万个问号的上山下乡之路。一个18年来从未煮过一顿饭烧过一盆菜、洗过一双袜子叠过一次被子的我立马要到江西一个叫沙溪的山沟沟里独立应对一切。当时的我被“最高指示”激发的一腔热血正呼呼的只冒傻气呢,哪想得到今后的路有多难有多险呀。也没能感觉到许多天来被难舍难分和担心害怕撕裂着的父母哪刀剑穿心般的疼痛!这一天里后来发生的一切让我忽然清醒了、懂事了、长大了、有责任感了。现在想来,是妈妈的哭声和爸爸那无声的眼泪震撼了我。 那时爸爸还在铁路东站的“抗大学习班”里,白天工作(在铁路东站老旱桥下干铁路板道员)早晚上下班总点名时低头“深挖思想根源”汇报学习体会。3月4日那天爸爸没能在家送我,而且那时我哥在安徽支内、大姐去了崇明农场、二姐去了吉林,家里只有我和妈妈。中午妈妈下了一海碗面条,足足半斤多面,外加两块大排两个荷包蛋。妈妈坐在我对面默默地看我全部吃掉。 去学校集合的时间到了,我拿上了不多的行李,妈妈坐在床沿上,眼睛直直地盯着地下头也没抬。我知道妈妈这时很痛苦,因为只要我走出这个家门,妈妈的四个孩子就全部离开了她。我轻轻的向门口走了两步,回头说了声:“妈妈,我去了”。我话音未落只听到妈妈“啊!”的一声喊叫!这叫声撕心裂肺震耳欲聋,好像一个即将遭到灭顶之灾人最后的迸发!我的心好像被捅了一刀,心跳、血液、时间、生命突然停止了,我丢下行李冲到妈妈跟前一把将妈妈揽住,妈妈将脸埋在我胸前象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哭的昏天黑地,我感觉整个大地都在颤抖。这时我这个从小不知哭是啥滋味、自称从不流泪的男子汉此时眼泪喷涌而出。妈妈又拼命攥着我的手嘴里不停地重复叫着“儿子!儿子!······”我抬起头咬着牙怒视着天花板,任凭眼泪顺着脸颊尽情的流淌······。

(二)也许,是妈妈看见儿子泪眼里哪忧虑的目光,她不想让孩子带着哀愁离开家。也许,是妈妈意识到再多的眼泪也留不住儿子,她不能让孩子在妈妈的痛哭声中走出家门。妈妈停止了哭泣,我赶紧檫了把脸又给妈妈搓了条毛巾。妈妈一边擦去眼泪一边轻轻地说:“时候不早了,你去吧,记得写信.”说完用双手将毛巾捂在脸上,我知道妈妈正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火山随时会第二次爆发。我赶紧说了声:“哦,我走了。”我抓起行李就冲出家门,一出门我才发现门口站着很多老邻居,他们听到了妈妈的哭声,但为了不打扰我们母子俩的告别就站在门口没进来,看见我出来了就说:“自亮侬放心,哪毋妈阿拉会陪牢伊咯。”这时我的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眼泪涨痛了我的眼眶,我连一声谢谢都没能说出来就冲出了人群,在弄堂口我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邻居们已涌进我家去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喉咙口的那团棉花压进心底。又重重地吐出一口气,将满眶眼泪收回心里。 送我们上火车的车队浩浩荡荡出发了,老天真会作弄人啊,行车路线竟然走四川北路海伦西路口!就是要从我家路口过!我想妈妈她千万别来路口看啊!当我坐的车刚过永安电影院,就远远看见路口修自行车的海林师傅搀着我妈妈,妈妈的身旁还有很多陪妈来的老邻居,他们正向一辆辆路过的车窗看呢!不知出于何种想法,我立即离开了车窗躲到同学的后面,从人缝里看着妈妈那期盼的眼神和眼眶里打转的泪花,妈妈在三月的寒风里被人搀扶着,我突然感到妈妈一下子苍老了许多,那年她只有四十九岁啊!文革的冲击、生活的压力、儿女的离别、把妈妈催老了至少二十年!这时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了,顺着脸颊大颗大颗的跌落,我闭上眼睛从心底里默默地说:妈妈保重啊!你的健康是孩儿在他乡生存的勇气和希望啊!

(三)老北站4号站台上送行的人群挤得黑压压的,每个车窗口探出五六个身子,把车窗塞得满满的。每个车窗下围着二三十个来送行的人,都在不停地和车上的人交谈着。3月4日去江西的是我们学校走的最早的一批,而我早就打算好不叫家人送站,而我在学校玩得好的哪七八个狐群狗党因为出身好一起被批准去了吉林,要过几天才走,我是“黑五类”子女,不能去离边防太近的地方,故被批准去了江西。那天狐群狗党们各显神通混进了站台送我,平时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我们,那天也显得难舍难分,大家心事重重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站我面前,我一下子惊呆了!“爸爸!”我轻轻的叫了一声,爸爸也轻轻的“哎”了一声,(平时爸爸是用鼻音重重地“嗯”一声算是回答,)爸爸主动握住了我的手!这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和爸爸握手!爸爸平时对我们很严肃,用孩子的话叫“很凶”,我小时侯很顽皮,没少挨爸爸的揍。爸爸平时话不多,但他常会用眼神和表情来告诉我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在我的心目中爸爸是个坚强的男子汉,任何艰难困苦都不可能将他击倒。文革中爸爸被批斗了,每个夜班下班后都要去礼堂挨完批斗才能回家,爸爸为省钱每天都是走路上下班的,可爸爸却告诉我们他是参加夜下班总点名会才回来晚的。后来我从妈妈那里知道了真相,那天又是爸爸挨斗的日子,我一早借了辆黄鱼车,车上放了把躺椅停在共和新路铁路道口旁。爸爸从道口出来看到我和那辆黄鱼车一下愣住了,我看见爸爸的嘴唇微微颤抖了几下想说什么,可没能说出声来,我清楚地看到爸爸狠狠地咬了咬牙,两腮的肌肉紧紧地鼓起,一句话没说跨上了黄鱼车倒在了躺椅上。我跳上车座用力蹬踏想赶快送爸爸到家,让他早些吃饭睡觉。我们一家的生活全靠爸爸一个人的收入维系,爸爸是我们家的大山,大山不能倒啊!蹬着蹬着我回头看了一下爸爸,这一看我的心好像给猛击了一拳一样,爸爸圆睁的双眼看着天空,眼角挂着泪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爸爸流泪!我赶紧扭回头更加用力地蹬车,那时我没有一点想哭的感觉,心底却升腾着想把批斗我爸爸的造反派头头给斩了的冲动!

(四)在老北站的4号月台上,爸爸紧握着我的手没松开,他那平时让我敬畏的目光那天流露出我从未见到过的慈祥和爱。爸爸语气平和地说:“好好保重自己,我只有一小时的假,看你一下就走。”这时我才注意到在三月的寒风中爸爸头上却冒着汗,爸爸是从东站顺着铁路跑来老北站的!那造反队的头儿也怕天打雷劈啊!也怕断子绝孙啊!终算在最后时刻准了爸爸一小时假。那时我多想抱抱爸爸啊!我想这时的爸爸也一定很想抱抱马上要离开他的小儿子!因为这时的我们都需要彼此的安慰,可是我们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因为我的喉咙被痛楚堵得严严实实,连呼吸都十分困难!我们彼此紧握着对方的手,用心传递着对彼此想说的话和想表达的爱。爸爸要准时赶回东站销假,不能久留,爸爸右手和我相握,左手在我的肩膀上使劲捏了一下说:“别怕!勇敢点!我相信你!”说完甩开我的手扭头就走,因为太突然我一下子愣住了,等我回过神来爸爸已走出六七步远了,我突然对着爸爸的背影拼尽全力带着明显的哭声喊了句:“爸爸!你保重!”话没落音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爸爸没回头没停步,只是背对着我高高的举了举右手加快了脚步沿着月台向着东站走去,我睁大了泪眼看着爸爸的背影消失在人流中······。 离开车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车上车下的交谈声越来越少,有的已停止交谈,好像大家不约而同地感到一个时刻就要到来,明显不是盼望而是害怕!当火车的汽笛发出一声长啸,近万人的站台瞬间安静了下来,而随着“咣当”一声火车开动的一瞬间,只听得几千人同时发出了一个音!!!这声音震耳欲聋撕心裂肺!这声音空前绝后旷世千古!! 当知青专列快要接近东站我爸爸的扳道房时,我把头探出了车窗,远远的我看见爸爸手持信号旗微笑着站在线路旁,我探出身子挥动右手大喊了声:“爸爸!”爸爸笑着将手中的绿旗在空中一次又一次地画出一个个圆,懂铁路旗语的都知道,这是一切完好的意思。爸爸是用心在祝福天下所有的知青平安顺利!(完)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泪别父母》作者:钱自亮 - 忠忠 - 忠忠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